幸運飛艇微信群

當前位置:主頁首頁 > 工作職場 > 跳槽 > >

主播跳槽違約面臨巨額賠償事件頻發

來源::網絡整理 | 作者:管理員 | 本文已影響

  最近,一起主播違約糾紛案件引發輿論熱議。

  金牌藝人“劉一手”,本名丁大元,因擅自在外站進行直播,違反與廣州歡聚傳媒有限公司簽訂的《金牌藝人經紀協議》,被廣州仲裁委員會裁決賠償違約金近2303萬元。

  隨著直播行業的快速發展,類似主播跳槽違約事件時有發生。

  業內人士認為,主播違約不僅影響直播行業的發展,還涉及諸多法律問題。

  主播跳槽違約頻發 無法賠償成為老賴

  據(2018)穂仲案字第13065號中國廣州仲裁委員會裁決書顯示,被申請人丁大元(金牌藝人“劉一手”)在合約期間,違反了與申請人廣州歡聚傳媒有限公司于2015年9月18日簽訂的《金牌藝人經紀協議》。

  裁決書顯示,2017年3月25日,丁大元擅自在外站進行直播,根據《金牌藝人直播行為管理規定》,申請人對其進行“凍結當月傭金”處罰。丁大元主動向公司提供保證書,稱將嚴格遵守協議規定直播。

  之后,被申請人丁大元于2017年8月再次違反經紀協議,在外站進行直播,直至2017年9月,被申請人丁大元仍繼續多次在YY平臺(協議限定的唯一平臺)以外的直播平臺進行互聯網演藝活動,構成根本違約。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廣州仲裁委員會裁決丁大元賠償廣州歡聚傳媒有限公司違約金23025388.29元,補償律師費5萬元,鑒定費4000元,公證費3320元以及支付仲裁費168009元。

  記者注意到,類似主播跳槽違約的事件,近年來頻頻發生。

  今年1月,熊貓直播公開稱,主播劉萬鑫違約跳槽至第三方平臺,要求3000萬元賠償。

  同月,斗魚直播平臺所屬公司與知名主播曹海發生合同糾紛,斗魚直播平臺所屬公司除要求法院判令曹海繼續在斗魚平臺進行直播外,還需向斗魚平臺所屬公司支付違約金約1.5億元。

  去年11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官方微信號披露了游戲主播“嗨氏”與虎牙直播合同糾紛案的終審判決,“嗨氏”將為自己的跳槽行為付出4900萬元違約金。

  此前還出現過,YY金牌主播仙洋違約跳槽被判賠償違約金817萬元;主播“張大仙”從企鵝電競跳槽到斗魚被判340萬元等違約事件。

  不過,不少違約跳槽的主播因無法償還違約金成為“老賴”。

  去年1月,觸手主播“入江閃閃”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于虎牙開展直播,被法院強制執行后列為“老賴”。主播“嗨氏”也因無法償還4900萬元違約金,被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加入失信人員黑名單。

  門檻偏低素質不一 影響市場良性競爭

  中國傳媒大學政法學院法律系副主任鄭寧分析稱,主播違約通常是指主播違反其與直播平臺簽訂的獨家直播條款,即未經簽約直播平臺同意,主播不能到簽約平臺以外的平臺從事直播業務。直播平臺或經紀公司和主播之間簽訂的合作協議往往不屬于勞動合同,平臺或經紀公司和主播之間也并非用人單位和勞動者之間的關系,故不適用勞動法規定。

  鄭寧說,經紀公司或直播平臺與主播簽訂的合同通常情況下都會約定獨家直播條款并規定違約責任。合同一旦訂立就會發生法律效力,對主播和直播平臺或經紀公司均有法律約束力,主播必須遵守。主播單方面解約,平臺有權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

  上海律師王艷輝分析稱,網絡主播目前屬于一個新興產業,因為處于快速發展過程中,所以相關的法律法規還沒有完全適應行業的發展。而且因為網絡主播的門檻較低,從業人員的素質也呈現良莠不齊的狀況,因此會發生許多違約情況。另外,由于網絡的特殊性和開放性,在履行合約的過程中也會出現監管困難的現象。

  “有些主播在簽約時,甚至不能完全理解合約對于自身的限制程度。我建議,主播在簽約過程中應當咨詢專業的法律人士,爭取相對平等的合同條款,并且根據自身的情況審查合同是否適合個人。在簽約后,主播應當嚴格按照合同履行自身的義務,一旦發生狀況,也應當盡量與經紀公司和平臺協商,減少自身的損失,也保障經紀公司和平臺的合法利益。”王艷輝說。

  為什么會頻繁出現主播跳槽甚至違約的現象呢?

  鄭寧直言,主播頻繁違約跳槽的原因與網絡直播的運營及盈利模式密不可分,觀看直播的公眾通過打賞方式給主播以及直播平臺帶來可觀收入,是高額利益驅使。一些主播要么試圖憑借自己的粉絲資源和超高流量在多個平臺多重變現,要么選擇直接跳槽換平臺,出于對未來收入增加的“積極”預判,即使面臨高額罰款的代價,仍然鋌而走險。或許跳槽會在短時間內為主播增加收入,但從長遠來看,違約跳槽舉動不但傷害了平臺方利益,引發高額賠償金,也會對主播自身的形象和個人發展帶來不良影響。

  而關于具體的不良影響,鄭寧認為,主播在借助直播平臺的知名度、用戶基數以及推廣、技術服務資源成名后,本應繼續履行合同,但其在合同期內違約到其他平臺進行直播,這種行為不僅會使原平臺付出的推廣、服務資源化為泡影,也會造成原平臺用戶流失。而用戶是互聯網的價值所在,用戶流失直接會影響互聯網企業的收益及價值,還會造成原平臺的預期分成收益無法實現,造成其他直播平臺與原平臺的不正當競爭。從長遠來看,這將對直播市場的良性競爭產生惡劣影響。

  有業內人士稱,主播違約面臨高額賠償的背后,往往是經紀公司或者平臺對主播培養和宣傳推廣的支出,除了經紀公司或平臺的資源支持外,有些平臺還會給主播爭取電視臺等影視資源,擴大影響力,付出了很多資金和資源。

  平臺經紀個人配合 共同努力達到三贏

  那么,直播平臺、經紀公司和主播這三者之間是什么樣的關系?

  鄭寧對記者說,網絡主播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通過經紀公司安排在網絡平臺直播,另一類是直接和網絡平臺簽訂合同。隨之而來的問題是網絡主播和經紀公司、網絡平臺之間的關系如何定位,爭議點在于網絡主播與經紀公司、網絡平臺之間是否形成勞動關系。

  鄭寧認為,根據目前涉及網絡主播的判決和裁定分析,雖然法院對于兩者之間關系認定的結果并不統一,但基本上是根據現行法律規定中勞動關系的“從屬性”及人身依附關系認定標準進行,即強調用人單位是否有管理指揮權,工資的取得方式、社會保險費用的繳納情況等因素。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法院傾向于認定網絡主播與經紀公司或平臺之間是合作關系而不是勞動關系。

  在王艷輝看來,想要推出一個成功的網絡主播,需要主播個人、經紀公司和平臺相互配合。經紀公司需要給予主播相應的資源和培訓,平臺需要給予主播相應的技術支持以及流量支持,主播通過個人的作品為經紀公司和平臺創造流量及利潤,因此三者是互惠互利、相互依存的關系。


分享到: 更多

熱榜閱讀TOP

本周TOP10

白領跳槽看重培訓發展機會

白領跳槽看重培訓發展機會

全球著名人力資源咨詢機構翰威特公司目前對1007家在亞洲設立業務的公司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在反饋的跨...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